家报敦德堂第69期

敦德堂

第69期年12月22日

汪长珺与李智于年5月3日在盐城毕华丽庄园举行结婚典礼。李智今年三十岁,在盐城联通公司工作。

光字辈喜添新丁●和

年6日24日,农历五日初四,从墨尔本传来喜讯:宋倩于下午2时顺产第二胎男婴。

去年圣诞节前,汪洋一家三口从澳回国探亲。半月后汪洋一人先回澳上班,宋倩和孩子计划春节后再回去。可节后新冠疫情暴发,航班纷纷停飞,宋倩抢到最后一班的机票,一人先回,孩子则留在南京交其父母照养。由于疫情日趋紧张,国内人无法往澳,在宋倩分娩期间,汪洋請了一个月假,以照料产妇和孩子。还好,一切困难总克服过来了。至今大孩子仍以南京宋倩父母照养为主,天年丶周云每月都去宁将孩子接到扬州住上十天八日,然后仍送至南京。根据天年他们的意见,将大孩子光磊名字给老二,老大则起名光廷。汪光迋,英文名Chris(克瑞斯),汪光磊英文名,Lucas(卢卡斯)。

到盐城与兄嫂相会●受传

11月19-20日,医院邀请回盐城继教班讲课之机,探访了在盐兄嫂。19日傍晚到盐城,晚餐应酬后,已经是21时多,打电话问受和兄是否休息,他说他们每晚看电视要到23时才睡觉,我说我马上来。于是,我和凌玲立即乘车前往悦达嘉园,二先生已经在大门口等候。随他到家后,二嫂正在看电视,四人坐在沙发上相谈甚欢。二嫂说她听力减退,特地靠近说话。我们聊家常,交流家中各人信息,时而倾心会意,时而开心一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我读书放假时住在他家的快乐时光。得知他们一家四代人均幸福安康,很为他们感到高兴。二兄嫂四代同堂,子孙们都各自成家立业,生活安定,他们也就无忧无虑,轻松愉快,悠闲自在,想干啥就干啥,想休息就睡觉,让我们非常欣慰。谈到近23时,我们才依依不舍地离去。第二天上午继教班我第一个讲,讲完后马上联系汪雷,让他来宾馆接我们。上午10时半,到原卫校宿舍去看望美云嫂。美云嫂见到我很高兴,本来躺在床上听收音机,一下子爬起来,坐在床边,让我坐在沙发上,与她说话。她告诉我,本来她的视力已经很差,近处都看不清,但请楼下一位在市一院工作的眼科医师手术后,现在视力提高了许多。她们家用了一个钟点工,那时正在她家做中餐。汪雷说,她妈什么事都不需要做,出去也不便,多数就在家中,躺躺,在家中走走,听听收音机。晚上汪雷一般睡在家中照看妈妈。我对大嫂说,年纪大了,也必须晒晒太阳,否则骨质疏松,很容易骨折。谈一会家常后,离开她家出小区时,碰到小杨和长珺正好回来中餐,打过招呼,汪雷送我们回了宾馆。这次在盐城与三位兄嫂相会,时间仓促,20日中餐后我们就返回了南京。看到他们三位身体都不错,生活安闲,也就很放心。想到自己,还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十分羡慕他们。我还在努力减负,希望1、2年后,能够像他们一样,过上逍遥自在的晚年幸福生活。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蔓延●汪受传.2.6防控疫情很必要,个人防护需做好。谣言漫飞扰人心,反应过敏杯蛇影。专家砖家争表演,各家之言需分析。阴霾乌云盖天袭,终有阳光照宇明。照片,永世难忘的这一年-1-26晚吴晋一家在兰州中川机场返青岛前留影亲人们,我们没被疫情打乱生活●天翔12.15

今年疫情肆虐,我们家族中有四叔和大姑家二儿媳,在这个特殊时期作出了无私的付出,体现了大爱无疆的胸怀和担当。得到了族人点赞和全社会好评!

我们每家生活也受到很大影响。这样的艰难日子里,每天相互问候显示出家人的亲情,提供口罩、洗手液等小物品也是彼此真诚关怀,长城回盐带点防护用品给爷爷奶奶更加让我们感到安慰。四叔每次回盐讲学,和四妈一起都会来我爸妈家看望,召集在盐城家里人坐下来吃顿饭叙叙家事特别温暖,欢迎外地的亲人们有机会都能来走走亲。

疫情也让我悟出了许多,遇事也不急不燥不争执了,总想着别人的好!把自己平淡的生活过踏实,才是最需要的。我也是做爷爷的人了,欲望基本都满足了,现在就是好好工作,日常照顾好家里几个老人,尽量不让她们为我们小辈操心。

轻松了整个夏季,进入冬季又有反复,也让我们从新审视这个社会的复杂性。看来疫情还会伴随我们的生活一阵子,该如何把日子过好呢?顺其自然吧!个人不能改变的事,只有心态放宽,不担忧,期盼美好,做自己觉得该做的事,作长期斗争吧。让我们坚信亲情伟大!疫情终将结束!

愿所有的族人身体健康!快乐每一天!

大疫当前,生活没有停摆——应中央文史馆《馆员随笔文集》之约写作

甘肃省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汪受宽

从今年一月新冠病毒开始流行,原以为天气转暖后,就会停息。想不到已经八月了,不仅没有停息的迹象,反而愈来愈严重。到8月19日,全国(含港澳台)累计确诊人数已近9万例,累计死亡病例例,近来除了不绝如缕的输入型病例外,也不时有点的突发漫延,不可大意;全球确诊人数已近万例,死亡逾77万例。看来,这是人类与病毒的一场持久战,至少今年要抗疫到底了。

早在二三月份,就有人发出“停摆”的感叹,意思是面对肆虐的新冠疫情,工厂停工,学校停课,交通瘫痪……整个社会的运转停止了。当时,我就以为,不管疫情如何,人们的生活还要继续,社会不能停摆,也不可能停摆。虽然有的地方、有的行业、有的时段社会确实出现过停摆的现象,但是医生、防疫人员和志愿者始终战斗在抗疫第一线:各级管理者不仅不能停止工作,除了应付日常事务外,还得随时面对和处置各种复杂的情况;各类服务业人员,包括供水供电供气、电讯、粮油菜销售、物流、保洁、餐饮食堂人员等,都必须工作,以维持社会最基本的必需;农民随时得务劳农田,侍弄蔬稼,以保障粮油蔬菜及各种副食品的持续供给;相关医药用品器械工厂要加班加点生产,一般工厂在暂时停工后也很快要恢复生产,不仅为了满足社会的需要,也是因为停产后一大批人将生活无望;学生在家中上了两个月网课,利弊相伴,效果有限,疫情稍有好转就开学到校面授,继续学业;科学技术和研究人员重任在肩,高校教师要钻研业务、做好课题,过去节假日就没有休息过,现在当然也不能停摆;即使是那些失业人员,也在千方百计地找事做,以便生活可以有继。

面对疫情,我的生活确实受到相当程度的影响。我幼年患有支气管哮喘,大学毕业后在青藏高原劳动工作过十年,肺部受到伤害,一戴口罩就气喘,但又怕感染病毒,所以尽可能宅在家中,而不出门,以至许多外面的事,医院开高血压病的药,只得由老伴帮忙,累得她够呛。每天早晚的散步最初几个月只能在室内进行,以致減轻了的体重又有反弹。年初安排的一个学术讲座被迫暂停,一个学术研讨会的参会论文都考虑好了,却收到取消的通知。各类学术和社会活动除非特别急迫,都喊停了。由之,也给我留出了更多在家的时间,所以这多半年,作为退休历史专业教师和受聘二十余年的文史馆员,我的学术和社会工作不仅没有停摆,反而摆动得更快了。

所谓摆动更快,是说我今年以来的学术工作更加繁忙了。从年初到现在,除参加了几次必要的学术和社会活动以外,我先后完成了一部书稿和6篇学术文章的写作,对明撰《庄浪汇纪》整理的清样进行了校对,受学校领导之邀,为兰州大学网“治学大家谈”栏目撰写了一篇谈文科师生如何读书的文章,为文史馆馆刊《甘肃文史》提交了两篇史学论文,现正在对一部40多万字的书稿清样进行校改。一桩接一桩,忙得不可开交,但又乐在其中,强烈地感受到生命的价值。

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从国家战略层面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作做出部署。由国家图书馆组织实施的工程项目《中华传统文化百部经典》,选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一百部经典,动员学术界在汲取已有成果的基础上,深入浅出地进行解读,力求编出一套兼具思想、学术性和大众性的中华传统文化经典读本,使之成为广泛认同、传之久远的范本。我今年花五个多月时间完成的《孝经》书稿,就是《中华传统文化百部经典》中的一种。这部丛书由袁行霈先生任编委会主任委员,瞿林东、许逸民、陈祖武、陈来等学者担任编委。袁行霈先生是我十分敬仰的学术前辈,我在担任第八届民盟中央委员和两届民盟甘肃省委常委时,就与时任民盟中央副主席的袁行霈先生有所交往。我于年出版的学术专著《谥法研究》,就是经袁行霈先生恩允,列入《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丛书》第一辑书目的。这次在《百部经典·孝经》的联系和撰写过程中,通过与丛书办公室工作人员的多次交流,我知道袁先生从对丛书的总体规划设计、工作手册的编写到每部子书作者的邀请、联系以及撰写、审订、出版的所有环节都亲自过问,具体指导,强调细节,尊重作者,极为负责,令人感动。

早在二十多年前,我应上海古籍出版社之约,为其撰写了《孝经译注》,由于孝在中国传统文化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及该书的学术性和普及性,很受读者的欢迎,先后出了五六个版本,发行万册以上。多年来,我对《孝经》和孝道问题也有了更多的资料积累和学术思考。这次我在充分吸收《孝经译注》精华的同时,将《中华传统文化百部经典·孝经》作为一部学术著作来重新认真撰写。丛书体例规定,每部典籍均设“导读”“注释”“点评”三个栏目加以诠释。在遵照丛书总体设计和体例要求的基础上,我在撰著的每个环节都精心构思,严格认真,力求有所创新。首先,我重新广泛搜集阅读了历代学者关于《孝经》的论述,包括汉简、敦煌文书及出土少数民族文献中有关《孝经》的文献,详加考究,有了一些新的发现。尤其是阅读了已故陈炳应先生译注的国内失传的出土西夏文《孝经》宋朝吕惠卿的注本(俄藏Инв.No.文书),认识到它是《孝经》在中国少数民族政权影响的实证。其次,在“导读”部分关于《孝经》作者的讨论中,我原来就认为无论从时间上、传授上,还是从思想上,子思都可能是其作者。这次通过更广泛地搜集和分析资料,认识到子夏的另一弟子乐正子春也可能是其作者,并进行了仔细考证,撰入“导读”,避免了认识的偏差。在《孝经》今古文之争的研究中,清乾隆间,歙县鲍廷博刊于《知不足斋丛书》中由日本发现的太宰纯于享保十六年(年,即清雍正九年)刊印的《古文孝经孔注》是关于古文孔安国传的重要文献,四库馆臣不明日本国纪年,仅据太宰纯自序所署甲子,在《古文孝经孔氏传》提要中称“核其纪岁干支(辛亥),(该书)乃康熙十一年()所刊”。本人在书中对此加以注释,说明“四库提要”致误缘由,使其不致谬种流传。我还根据样稿审定专家意见,增加了“古代《孝经》注疏与研究”一节,系统地疏理了相关内容,并发表了自己的分析评价意见。古人称《孝经》为六经总汇,意为其内容涵盖了六经的精华。考虑到《孝经》毕竟是两千多年前的作品,对今天的读者来说不仅词句难懂,而且文化背景生疏,在“注释”部分,我不仅根据丛书要求,解释字词,注明难字读音,串讲句子大意,而且同时杂引诸说,及先秦两汉和后代名家议论,尤其是道德文化的论说和规范,以扩展其文化内涵,为研究者提供必要的参照材料,增加一般读者的有关文化知识。“旁批”和“点评”比较难做,但我撰写过一二百篇历史和文献研究论文,有一定的学术功底,又阅读过大量历史文献和当代学者的《孝经》或孝道的研究文章,几十年来对传统文化和相关问题有相当的思考,所以在“旁批”中能从个人的认识出发,尽量汲取历代学术思想的精华,提示要点。篇末“点评”,我在撮述原典要旨的同时,又各自集中阐述一个历史或思想问题,以帮助读者加深对原典的理解和认识。在“开宗明义章”点评中,我重点讨论了孔子对孝文化的贡献;在“天子章”点评中,我重点分析了天子之孝的特殊要求;在“诸侯章”点评中,我重点评说了古代统治者将天下作为其私产的制度弊端;在“卿大夫章”点评中,我重点探讨了卿大夫一切唯上的原因及其问题;在“士章”点评中,我重点讨论了古代家族制度和君臣之相互制约的关系;在“庶人章”点评中,我重点研究了什么是真孝,什么是愚孝;在“三才章”点评中,我重点阐述了治国和齐家的根本,是领导者自身做出孝的榜样;在“孝治章”点评中,我重点讨论了先秦儒家人格平等及仁者爱人的观点;在“圣治章”点评中,我重点分析了子女为什么要行孝道和应该怎样行孝道;在“纪孝行章”点评中,我重点指出了孝行“五要”“三戒”中应注意的问题;在“五刑章”点评中,我重点研究了书中为了维护社会秩序和国家安定将不孝的处罚推广至社会的积极和消极因素;在“广要道章”点评中,我重点讨论了礼乐在古代孝治中的作用;在“广至德章”点评中,我重点分析了天子如何利用孝道去影响全社会,治理天下;在“广扬名章”点评中,我重点讨论了孝亲、忠君、扬名后世是古人人生的终极目标;在“谏诤章”点评中,我重点论述了体现民主因素的早期儒家谏诤思想的内容及其后来的演变;在“感应章”点评中,我阐述了人事和天道感应,是一个人作用于天,天又反作用于人的相互循环的过程,不宜否定;在“事君章”点评中,我重点讨论了孝子事君“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将顺其美,匡救其恶”的要求;在“丧亲章”点评中,我重点批评了儒家丧葬规矩的繁复和拖延。必须说,这些评述并非临时起意的发挥,而是本人半世纪治学思想的结晶。目前,本人所纂《中华传统文化百部经典?孝经》书稿正在接受几位专家的审查,期待编纂办公室反馈审查结果,以便对书稿进行修改。

-8-22

补充:《百部经典·孝经》稿,三位审订专家提出修改意见,我用一个月进行了修改,再交审订组组长审查,认为达到出版要求。丛书办公室通知,本书将于年上半年出版。

安丰老宅发现祖父、祖母遗照(宽)

年7月,安丰刘家巷老宅堂屋后墙坍塌,受阳进行了翻修,其间在堂屋东房破旧厨柜里,发现几张旧照片。经辨认,系原供于家神窠中的祖父汪思庠(字善臣)、祖母吴玉珍的照片,以及父亲汪锡余年轻时的照片,极其珍贵。祖父、祖母照片皆年约40余。照片背面的字,都是锡明叔的手迹。现将祖父、祖母的照片敬载于下,以示祖恩难忘!

高考随笔●邱剑生

永远难忘的就要过去了,在这个特别的鼠年,我们伟大的国家经受了新冠疫情的考验,迈向更大的成就。我家亲爱的儿子也经历了人生的重要时刻,完成高中学业,参加高考,成为一名独立的大学生。特做此文以记录这一年来的波荡起伏的心情和感受。

烦闷的网课

年初,儿子刚完成上海的春考,摩拳擦掌准备冲刺高考复习。然而,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持续发酵,让儿子的学习和生活都受到了很大影响。生活上,小区封闭,家家户户大门紧闭,吃用全靠快递和外卖解决;学习上,原先的补课计划都被打乱,学校也迟迟开不了学。面对面的课堂教学全部被喊停,老师和同学们只能通过远程交流。对孩子来说,一开始通过电脑和平板参加网课还有些新奇感,但是每天只有一个点(相对于两点一线)的学习和生活,逐渐让人觉得枯燥和乏味。在网课上,老师也很难观察孩子们的整体表现,及时评估教学效果。更多的是完成教学任务,走个过场。网课这段时间,孩子日趋懒散,起床愈发困难,人也胖了好几斤。

烦闷的网课持续了近三个月,终于在五一节前迎来了高三学生复课,我们既为全国人民抗击疫情获得阶段胜利而高兴,也为孩子重整书包迎接挑战而欢欣鼓舞!

紧张的气氛

上海的高考成绩由正式高考:只考语、数、外三门主课(俗称大三门);和等级考:自选的三门副科的等级考(俗称小三门)组成。小三门我家自选的科目是物理、历史和地理(高二时完全凭兴趣选择),其中地理一门的等级考已经在去年完成,获得最高等级:A+。

年由于复课时间晚,高考时间整体推迟了一个月。小三门考试推迟到6月6号,正式高考语、数、外三门主课在7月7日举行。

本来我以为按照我们一家平时都比较佛系的性格,会以一个轻松祥和的心态迎接高考。但实际情况是:孩子备考的时间增加了一个月,成为强弩之末,精神日渐疲惫,每天回到家就希望早点休息或者刷刷手机轻松一下。妻子看到孩子在家没有学习,一直督促他能抓紧一切时间复习,能多做两道题多考一分也是好的,日渐的着急上火。我每天下班回家可以感受到紧张的气氛在家中逐渐升温:开始是零星的口角冲突,吵完以后两个人都气鼓鼓的互不搭理;后来孩子一回到家就索性在自己房间把房门反锁,也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妻子在外面更加暴躁。我见此情况,只好争取每天提早一点下班回家两边做工作,一方面劝慰妻子放宽心——孩子的命运终究靠他自己把握;另一方面开导孩子——希望他集中精力复习。

6月6号小三门考试结束,孩子反馈说物理太难了,几道大题没有做出来,考A是没有戏了。我和妻子心里凉了半截,想责骂他,但还是屏住火气。毕竟后面还有更加重要的的大三门,不能影响孩子的备考心情。我自己心情也很纠结:一方面希望孩子能抓紧最后的时间再冲刺一下,拾遗补缺;另一方面,我也理解最后一个月能做的很有限,保持良好轻松的心态才能有一个好的发挥。再三纠结后,还是尊重孩子自己的想法,在最后一段日子里也不补课了,努力帮助孩子调整好心情准备迎接最后的考验。

决定命运的一天

年7月7日的早晨,我和妻子,孩子坐在赶往高考考场的出租车里,耳边回绕的是广播里亲朋好友们通过电台主持人向考生传达的祝福,眼前闪烁的是家长们在   

转安丰“老人家”(郁翔)文

安丰古镇民俗大全(10)——迎圣会

农历九月十九日是观音菩萨过生日,过了中秋安丰各界就集资筹备举行”迎圣会”活动,为期两天。第一天善男信女到北都天庙进香;第二天各式队伍在都天庙集中,行轿队则往来将主要庙宇中的神像请至此前己经做好的木轿内,到时,在庄严的梵音声中,迎圣会队伍由北向南游行。

这一天大早,我吃过早饭后和几个小伙伴选了临街郁源来酱园店门口,坐在借来的长凳上,长凳摆在台阶上,虽然面前站满了人,也能居高临下.放眼南北;每家店门每条巷子口都挤满了人,此时整个街道无一人走动,空旷平静中有一种紧张而庄严的气氛;在这些观众中少有妇女,但有三类妇女是断断不能观看的,一是孕妇二是寡妇三是“身上来了的”妇女,因怕触犯神灵而受惩罚。

突然,一阵金属撞击地面石板的声音传来,我心头为之一紧,接着有两名赤膊的彪形大汉由北边奔跑而来,赤裸的上身贴着黄纸,腰间系着宽大的红带子,头上也扎着黄纸随风飘动;再看这两人手中各拿着约有半人高的粗大的铁棒在石板路上拖着,随着二人的跳跃发出刺耳的响声;这两人叫“马弁”,是开路先锋,负责清除路障,遇到邪恶的人举棒就打,据说一些隐藏的牛鬼蛇神见此必退避三舍;少数大胆在此的女观众都不敢正视,而那神奇的铁棒未出发之前己在庙中香火堆中烧红后,马弁用手一抹竟无灼伤。

马弁过后,缓缓走来一支队伍,成两路纵队,每个人都赤裸着上身,裸露的皮肤上有规则地别着带有各式小绒花的针,我想他们不怕痛吗吗,看他们一脸的严肃不像不舒服的样子,这支队伍名为“烧肉香”的;随后走来八个穿“号衣”大汉,但不赤膊,头上不知扎的什么布,每个人的的嘴角上有一根细筷子粗长的铁条,从左边腮帮刺入经口腔到右腮帮伸出,并不是口中含着一根铁条那么简单,更惊人的是,铁条的一端还挂着有小孩拳头大的小香炉,香炉里还点着香,他们是这样从容走过,这不能不敬佩他们对宗教信仰的虔诚;随后是两列队伍,一穿红衣红裤称红衣班;一穿青衣青裤称青衣班,每人手中都举着各式祭器。这队伍还没有走完,一阵闷沉的锣声传来。

这是鸣锣队,四个人推着四付装有轮子的红漆木架子过来了,架子上挂着足有自行车车轮一般大的铜锣,每走几步他们都齐声高喊:“啊——威——奥!”然后再敲一下锣,如此重复不己,这大锣声音虽不高,但那低沉的重音却震撼人心。

鸣锣喝道队伍后面是一把万名伞,伞的四周黄绸布下垂,黄绸布上密密麻麻地写有捐钱信徒的名字;万名伞后面缓缓走来的是许多大小不一敬奉着各路神仙菩萨的轿子,见此观众无不双手合十“唱喏”,口中念念有词;这么多菩萨我是认不得的,正在想着,就见有两个人扛着一把大铁刀过来,这我知道,这是关公的青龙偃月刀,我常去关帝庙玩,关公座旁就插着这把有两公尺长的刀,那么,这后面轿子里坐着的红脸长须菩萨定是关老爷无疑了。

迎圣会的队伍向南经“盐坝塘”到“草鞋园”一处空地结束,我们围着赶来卖“作糖”(饴糖)的糖担子买几块糖回家。

敦德堂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shuijiedb.com/zsnh/5914.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